每年YouTube年终回顾介绍当年热门的YouTube视频

  我第一次见到瑞贝卡是在事件发酵的7个月后。巧了,那天也是星期五。瑞贝卡来到YouTube参加一个公开采访,全公司的人都在。我对这次采访一直有些犹豫。瑞贝卡只有十几岁,她的音乐再糟糕,网友大规模地针对一位花季少女、对她的作品展开恶评,算不算一种网络霸凌呢?公开采访此事,又算不算在某种意义上助长了这种网络霸凌的威风呢?所以我有点儿犹豫。当时我们在后台等待,房间里充满了欢声笑语,每个人都在半开玩笑、热情洋溢地唱着《星期五》的片段:“跳进前排座,坐上后排座……”空气里仿佛被瑞贝卡的歌声注入了一股电力。这时,我突然意识到,这首歌的好与坏其实已经不是重点,取而代之的是因为这种争议而产生的人与人之间的互动、交流。因此,在这个事件当中,瑞贝卡不再享有一位花季少女免于苛责的特权,人们的社交体验才是重中之重。网友纷纷和自己的朋友一起嘲笑它、恶搞它,他们沉醉于这种互动方式。我想,对这种互动方式的推崇才是那次采访的目的吧。
 
  采访中,当瑞贝卡回答第一个问题时,我便意识到自己眼前的并不是一位流行歌手,而是在任何一所高中课堂都能见到的那种14岁女孩。尽管遭遇了那么多负面评价,瑞贝卡出人意料地保持活泼开朗。她说,看到那些恶评的第一个月她真的很伤心,不过后来便不在意了,因为她不再阅读这些评论了。
 
  即使谈到那些刻薄的评论,这位年仅14岁的女孩也只是一笑而过。也许是她经历了很多,甚至在自己家里也无法幸免。瑞贝卡12岁的弟弟就曾用网上最新的《星期五》恶搞视频取笑过她。当我问她,为什么觉得这个视频很受欢迎时,她纠结了一下,说:“我不知道……因为人人都喜欢星期五?我怎么知道呀!”整个房间的人都笑了起来,这个天真可爱的回答感染了在场所有的人。但实际上,瑞贝卡是对的。《星期五》及其相关视频的浏览量在星期五是平常的两倍以上。以下是该视频的一周收视图,你可以看看它的收视率与猫咪相关视频之间的对比——为什么不呢?

       YouTube排名上升最快和最高的视频之一
 
  最终,《星期五》成为2011年YouTube排名上升最快和最高的视频之一,它突破上亿浏览量的速度甚至比贾斯汀·比伯的视频都快。而瑞贝卡是比伯的超级迷妹,当比伯在推特引用她的视频时,她的尖叫声响彻整个屋子。“要是比伯讨厌我的歌,早就吐槽了。看来他不讨厌啊,太酷了!”瑞贝卡笑着说,发出一声满意的赞叹。瑞贝卡在自己的iPod里收藏了这首歌的多个混音版本,都是她爱听的,其中包括热门音乐美剧《欢乐合唱团》里的翻唱版本。瑞贝卡红了,她甚至还客串了凯蒂·佩里的大热单曲《上个星期五》[LastFridayNight(T.G.I.F.)]的MV。
 
  一年后的感恩节,我和父母聚在一起吃火鸡大餐。然而,火鸡烤得太干,直到我们快吃完的时候,才发现新月面包被遗忘在了烤箱里。我母亲见状立即话锋一转,问道:“凯文,他们今年还会让你在电视上跟我们聊YouTube视频的事儿吗?”一年前,我上了一些电视直播,介绍当年热门的YouTube视频,这其实也是每年YouTube年终回顾的一部分。很显然,我在《早安美国》里的表现使我的母亲在附近的健身房颇受欢迎。“是的,我想是这样。”我答道,嘴里还塞着一些番薯。“那么,今年排名第一的视频是哪一个呢?”她问道。“我可以肯定地说,是韩国歌手PSY的《江南Style》。”我告诉她。“哦,那个视频啊。”她回应道,听上去对此略知一二。这时,低头吃土豆泥的父亲终于插话道:“只要别让我再听到那个叫瑞贝卡的女孩就好。”